雪柳大魔王w

主全职,阴阳师,魔道【虽然不会写魔道但很喜欢!
初三狗狂奔中考!断更那是因为我被逼急了就认真学习了!

最近沉迷凹凸,用这个新号发凹凸文!!

【酒茨】战

[瞎jb起名系列]

大家好我是新人文手 请多关照qwq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江山上,鬼王的宫殿内。

“酒和女人......吗......”鬼王酒吞坐在庭院树下,轻举酒杯,一饮而尽。

“挚友,今夜月色甚好,可需吾随汝共饮一杯?”

“行啊,慢点喝,别浪费了这好酒。”酒吞说罢,丢给茨木一坛酒,茨木伸手借住。一坛已开盖的酒,被这样扔过再被接住的过程中,竟一滴都未洒。

正值深秋,落叶纷纷随着风儿的召唤轻落下来,配上一轮明月,更为夜晚的大江山平添了几分宁静和安详。虽说是残暴嗜血的鬼王,也需要少许这样的宁静。

“茨木啊,你说我在这大江山,待了有多久了?”酒吞心血来潮,发问一句。

“挚友大可不必去计算过去的时日,只要汝愿,汝便可永远统治这大江山!”茨木说罢,又想起什么似的添上一句:“当然吾也会永远作为鬼将陪伴在挚友身侧!”

未等酒吞答话,一个小妖便出现在了视线中,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酒吞面前。

“鬼王大人!小的前来报告......刚刚小的在山下小镇,听闻在三日后,全国各地的阴阳师众将进军大江山,欲收服鬼王酒吞童子与鬼将茨木童子!请两位大人务必小心!”

酒吞皱眉:“又是阴阳师吗......还真是烦啊,距离上一次击退他们,好像还没过几十年吧?”

“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,以挚友强大的实力,不会有事的!”酒吞扶额。茨木这家伙就是这样对他极度崇拜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坚持的最多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表达他对自己的崇拜了吧。

不过既然能成为一员鬼将陪伴在鬼王身旁,茨木的实力自然也是顶尖的。用酒吞的话来说就是:“只比本大爷差一点点。”

坛中酒不知何时已见底。酒吞起身:“几十年没动武了,这次正好给本大爷舒展舒展筋骨!茨木,去把兵革准备一下,三日后迎战。”

“是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日后的傍晚,空中的火烧云与大江山上的血色混为一体,满地皆是小妖与阴阳师们的尸体。

鬼王酒吞与鬼将茨木分处山阳山阴,浴血奋战。这次的战况,要比往年任何一次大大小小的讨伐都惨烈。

鬼葫芦张开血盆大口欲吞噬一切,地狱鬼手震得整座山都仿佛在颤动。阴阳师纷纷倒在鬼王与鬼将对大江山的守护下。

能赢!虽损失惨重,但战况可观。酒吞想着,这次取胜后,阴阳师们大概能消停个几百年了吧。

“酒吞大人!大事不好!山阴处敌方来了大量增员!这样下去,茨木大人恐怕......”前来报信的我小妖话未说完,便被面前的阴阳师斩杀。

“什么?!”酒吞大惊,“还有增员?!这次是把全国所有的阴阳师都召集起来了吗!?”茨木......茨木那边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,酒吞明白自己必须赶去他的身边。

当酒吞解决山阳赶到山阴时,茨木正艰难地与数十名阴阳师战斗着。

“挚友!此处十分凶险!速去别处避难!山阴有吾!”茨木见了酒吞,朝他喊道。不难听出声音里那丝藏不住的虚弱。

酒吞没有理会茨木,用妖力操控着鬼葫芦,开始向敌人发起进攻。

天色渐晚,血月高挂,这场战,竟已持续了整整一天了。奋战一天的酒吞渐渐感到体力不支,妖力也所剩无几,以至于他居然没有发现身后一位阴阳师朝他背后刺来的毒剑。

“挚友!!”酒吞听见茨木的喊声后,下意识地向旁闪躲,再回头一看,发现茨木正跪在自己刚才站立过的地方,残破甲胄背后的缝隙里,插进着一把剑。伤口中正涌出大量鲜血,把原本就是红色的甲胄染得更红了。

酒吞感到自己胸中有一股怒气正逐渐冲破枷锁,争先恐后地想要迸发而出。

“我要让你们知道,这样做的后果。”酒吞的声音出乎意料得平静,但身上的狂气一下叠加到了从未见过的层数。巨大的妖力一下爆发,身边除了自己与茨木的一切——山石,草木,还有阴阳师们,崩碎的崩碎,枯萎的枯萎,被击飞的飞出至少百来米远。

鬼王震怒。

“不愧是...挚友!这强大的实力......不愧是...吾追随一生的......男人......”茨木此刻已奄奄一息,眉头由于痛苦而紧皱,但还是不忘表达对酒吞的崇拜。

酒吞查看了那把剑,剑尖被涂了对妖来说剧毒的毒药。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,茨木必死无疑。

“可恶...!”酒吞重重的锤了一下地面,整座山似乎晃了一晃。“茨木,你尽力用妖力维持住毒的扩散,本大爷去那帮该死的阴阳师那边给你抢解药!”

未等茨木作答,酒吞便已消失在视野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呀呀,真是令人感动的友情。”一个悠闲的男声传进了酒吞的耳朵。

“是谁!给老子滚出来!”酒吞并未停止奔跑,但却被面前一堵看不见的墙所阻碍,无法前进。

“我的名字是,安倍晴明。”一袭青衣的素发阴阳师从暗中走出,“是来收服你的,酒吞童子。”

“滚开!”酒吞尽全力想要打破结界,但是无果。结界在鬼葫芦的狂轰滥炸下,竟纹丝不动。

“茨木童子,现在可是中了毒?”晴明说着,拿出一只小巧玲珑的葫芦,“我这里有解药,你大可拿去。”

酒吞一愣。

“但是有条件。”晴明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只要你愿意来我的阴阳寮当我的式神,这解药就是你的了。但大江山并不必易主,你还是鬼王,只不过多了一层为我效力的义务。”

堂堂大江山鬼王,去给区区阴阳师当式神??酒吞有那么一刹那很想笑,但是又笑不出来。茨木的生命正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酒吞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和资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唔...挚友......”茨木醒来时,已经是三日后了。房间内并无别人,酒吞似乎不在。

桌上的一张纸引起了茨木的注意。他小心翼翼地爬下床,够到那张纸,定睛一看,瞳孔却猛缩。

“挚友...与阴阳师安倍晴明的......契约书?”

这时,酒吞正巧从屋外提了壶水进来。见茨木看见了契约书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挚友......”茨木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和不解,甚至还有一丝...愤怒?




(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.S.本来想的是晴明给了酒吞解药后再让酒吞作为式神去杀掉茨木的...后来想了想,自己都被自己虐到,好像晴明也洗不白了,就改成现在这样吧...结局是开放式那种,请自行想象?

回了yys坑!下回来前24h内抽出了三个ssr现在很开心决定码点东西出来!还是酒茨吧(虽然酒和茨还是一个都没有......(/TДT)/)

ummmm淡圈了
最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真的💩
该取关的都取关了吧qwqqqqq

负能 慎入

所以说人活在世上只能靠自己,别人都是不可信的

他在中考前闯入我的人生,再在我分班考前捅了我一刀,然后离开。

我把我最好的青春和未来都赌给他了,最后落得个满盘皆输。

之前的甜言蜜语全部收回,发过的誓也一并收回,留下一句“我们不可能有未来的,完全不是一条道上的”。

“你的那些眼泪?就当排毒吧。”

接着,又一个人从我眼前消失了,再接着又是一个。

看我绝望的样子很好玩吗?

哦。好的吧。

我真的觉得,即使我死了,社交账号全部长草,也不会有几个人会知道的,大不了就是一年后看看这个人怎么一直不发东西了?然后把我删掉。

。。可能更多的人根本就不记得我吧。

。。行的吧。

尽管对自己说过很多次我要为自己而活,心情却总不知不觉地被别人牵着跑,简直糟透了。

我整个人就是个笑话,别人一笑而过,然后就忘了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本来自己在大海上还有一个小岛屿,现在突然就只剩几块礁石了。其中几块还是尖锐的。

所以,一定要靠自己啊。

别人有别人自己的生活,没那么多功夫理你的。

好的

开始码全职的文!!!!!!!!!

ummmmmm
暑假沉迷谈恋爱 无心码字🌚
也差不多出了yys坑。。。游戏都删了🌚
在这条底下统计一下有多少人想看填坑的
超过三十就填 |・ω・`)

中考考完了 |・ω・`)
浪吧

还有七天中考了 |・ω・`)
为自己加油!!!(◍ ´꒳` ◍)

同√沉迷凹凸无法自拔

还特地开了个小号写凹凸文OTZ

K_Alfa:

网易这波搞事情hin厉害


哭包酒吞是假的 我如此坚信


游戏a了 酒茨还能战一千年


(在凹凸坑流连忘返


sk和酒茨的坑就放着了先


我继续去舔雷安瑞金了灰灰


啊金小天使真可爱 想日安迷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