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柳大魔王w

主全职,阴阳师,魔道【虽然不会写魔道但很喜欢!
初三狗狂奔中考!断更那是因为我被逼急了就认真学习了!

负能 慎入

所以说人活在世上只能靠自己,别人都是不可信的

他在中考前闯入我的人生,再在我分班考前捅了我一刀,然后离开。

我把我最好的青春和未来都赌给他了,最后落得个满盘皆输。

之前的甜言蜜语全部收回,发过的誓也一并收回,留下一句“我们不可能有未来的,完全不是一条道上的”。

“你的那些眼泪?就当排毒吧。”

接着,又一个人从我眼前消失了,再接着又是一个。

看我绝望的样子很好玩吗?

哦。好的吧。

我真的觉得,即使我死了,社交账号全部长草,也不会有几个人会知道的,大不了就是一年后看看这个人怎么一直不发东西了?然后把我删掉。

。。可能更多的人根本就不记得我吧。

。。行的吧。

尽管对自己说过很多次我要为自己而活,心情却总不知不觉地被别人牵着跑,简直糟透了。

我整个人就是个笑话,别人一笑而过,然后就忘了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本来自己在大海上还有一个小岛屿,现在突然就只剩几块礁石了。其中几块还是尖锐的。

所以,一定要靠自己啊。

别人有别人自己的生活,没那么多功夫理你的。

好的

开始码全职的文!!!!!!!!!

ummmmmm
暑假沉迷谈恋爱 无心码字🌚
也差不多出了yys坑。。。游戏都删了🌚
在这条底下统计一下有多少人想看填坑的
超过三十就填 |・ω・`)

中考考完了 |・ω・`)
浪吧

还有七天中考了 |・ω・`)
为自己加油!!!(◍ ´꒳` ◍)

同√沉迷凹凸无法自拔

还特地开了个小号写凹凸文OTZ

K_Alfa:

网易这波搞事情hin厉害


哭包酒吞是假的 我如此坚信


游戏a了 酒茨还能战一千年


(在凹凸坑流连忘返


sk和酒茨的坑就放着了先


我继续去舔雷安瑞金了灰灰


啊金小天使真可爱 想日安迷修

【阴阳师】死亡游戏(3)中

六月中考

真 凭爱更新 |・ω・`)

本章各种扯淡(ノ_・。)慎入

私心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每个人脸上都是思索的神色。

青坊主低头好像在思考,可目光却总是不自然地向夜叉那里瞟。

“那前面说到,肯定是有人中途离队的。”阎魔打破沉默,“大家都帮忙举报一下吧。”

没有人出声。

“到了这种时候就别再偏袒了。”大天狗叹了口气说,“终究是杀了人的。”

青坊主再看了夜叉一眼,张嘴刚想说话,却被夜叉突然打断:“是本大爷杀的。”

青坊主瞳孔猛缩,看向夜叉,可夜叉只是把目光平静地放在阎魔身上。

他这句话,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下引爆了一颗鱼雷一样。

“什么!?”

阎魔也稍许有些惊讶,不过接下来的便是赞许:“男子汉,不走弯路!”

“你......”荒川一脸难以置信,想说话却被青坊主打断。

“为什么!!”

青坊主吧眼睛埋在斗笠的阴影里,看不见神情,只见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“喂喂,什么情况啊你们两个...”茨木揉了揉头发,“要不你俩出去商量一下?”

“不是说好了的吗......”声音已经蒙上了一层哭腔,“为什么......”

“喂,你把他弄到旁边房间去冷静一下吧。”酒吞一脸不满。

“不用,让他留在这吧。”夜叉语气依然平静,“有些事他也得一起听。”

不等其他人出声,夜叉便自顾自讲了下去。

“我曾经是黑道上的人。虽然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,可其实手上沾满了鲜血。我杀的七个人其中就有般若的母亲。曾经就有传言说般若从此对我怀恨在心,我想着他也打不过我,就没放在心上。

“可后来,我认识了和尚,生怕有人寻仇到他头上来,就不再干这些事,安分下来。

“第一眼看见般若,我就认出了他,因为他长得和他妈妈几乎一模一样。他看见我和和尚,恭恭敬敬地叫学长好。我当时以为他已经原谅了我的罪孽,还很感激他,平时也对他很好。

“在体育馆时,般若就站在我旁边。听到要自相残杀,我注意到般若瞥了一眼和尚,眼神里充满了杀气。

“我感到了危机,随即意识到他在打和尚的主意。而我必须保证和尚的安全,在他动手前。

“般若行事一向很快。一个半小时前,和尚说要回房间拿点东西,我与他走到楼梯口时,正好看见般若走上来,手里拿着把小刀。

“我在他冲上来刺中和尚之前,把他拦了下来。可他看上去并不想就此收手,我便捂住他的嘴,再往他喉咙上拉了一刀。

“我不想用‘失去理智’这样的借口掩饰我杀了人的事实,好了,现在你们可以开始制裁我了。”

再一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。

茨木把视线转向青坊主,可他只是把眼睛埋在刘海里,嘴唇颤抖着,没说话。

“既然你那么干脆地承认了,那就开始所谓的制裁吧。”酒吞说道。

话音未落,那个声音便又响了起来:“看来你们已经找出了本次的凶手,那么依然存活的所有人,请到五楼的制裁室集合。”

五楼?众人愣了一下,不是尚未开放么?

一目连去看了看地图,发现地铁上的五楼现在已经闪烁着“制裁室”的红色字样。

“不会有错了,这间制裁室的开放条件就是‘有人死亡’。”判官久违地说了句话。

“那,我们去吧。”一目连没有等任何人,自己率先走上了楼梯,其余的人也一个个地跟了上去。

只见五楼的铁门已经打开,面前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正对着门的是一个舞台一样的台子,头顶有各种各样的聚光灯,舞台前是两排,一共十个座位,看来是算好了落座的人数的。

“现在请各位移步至左方的圆桌边,除杀人者外,一人取一张。十一张纸条中有一张与众不同,那个人就是即将参加演出的‘制裁者’!”

“演出?”妖狐不解。

“一会就会知道了吧。”大天狗说着走向左边那张圆桌,随意地拿起一张纸条,给众人展示了一下上面——什么也没有,就是一张白纸。

大家看大天狗取了,也纷纷到桌边取了纸条,互相展示着自己手中的白纸。

“什么叫与众不同?”茨木不解,“这不都是白纸么?”

突然,一只紧紧攒着纸条的手拍在了桌上。被下了一跳的众人抬头——是青坊主。

青坊主没说话,只是用颤抖的手放下纸条,纸条上画着一个鲜红的❌。

与众不同的纸条。

手撸一发格瑞瑞QVQ草稿风
感谢凹凸让我学会了如何画杀马特(bu)

啊。前两天新抽的打火机🌚

他们的名字,就是一场盛世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