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柳大魔王w

主全职,阴阳师,魔道【虽然不会写魔道但很喜欢!
初三狗狂奔中考!断更那是因为我被逼急了就认真学习了!

【阴阳师】死亡游戏(2)

仿弹丸!

可能有bug欢迎指出

写到后来如果觉得楼层图不合适的话会做一点点改动!

强行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第二天,一目连在自己的房间醒来。房间里终于不是这么暗了——大概是白天吧。房间里没有钟,只能靠日光推测时间。

奇怪的是,明明有窗,却看不见窗外的景色,外面只是白茫茫一片。

不过这座感觉挺破的建筑内部居然还挺整洁干净的,一人一房间,还有独立的洗手间,比一目连想象中的好多了。

一目连起身,更衣,随后打开门离开房间——得预先熟悉一下环境才行。

门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里每扇门上都写着住着的人的名字。一端直直的通向昨天那个大厅,另一端则是楼梯。一目连走近那个大厅,上面的标牌写着“体育馆”三个字。

原来是体育馆啊。一目连不想再看见那个倒计时,转身走向走廊另一侧的走廊。

根据楼梯口的电子楼层示意图来看,这栋建筑一共有五层,现在所在的应该是二楼。一楼有一个大餐厅和一个休息室,二楼是宿舍和体育馆,三楼有大型娱乐室和医务室,四楼有一个小型放映厅,还有一个图书馆,五楼则闪烁着红色小字:“尚未开放”。

“看什么呢?”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目连一跳。

“哦,是荒川啊。”

“一目,你这样很危险,若我想杀你,随随便便就成功了,而且还可以躲回房间作为不在场证明......”

一目连见荒川一大清早见到他不是打招呼,而是一本正经地给他做安全教育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荒川见一目连笑,以为他觉得他在开玩笑,连忙又加了一句。

“好好好,我会注意的。比起这个,来这边看看我发现了什么。”一目连把他的发现指给荒川。

“这是......楼层图?”

“是的,我在想五楼为什么不开放,以及开放的条件是什么。”

“要不要去叫其他人起来?我们两个瞒着别人讨论这种事不好吧。”

“行,一会在楼下餐厅集合,我也去四处转转吧。”

二十分钟后,全部人马在餐厅集合。在一目连到达前,荒川就已经把楼层示意图公开给大家了。

大天狗用手指敲着餐厅的桌子:“所以这是什么意思?五楼不能去是吗?”

“废话。”般若小声嘀咕了一句,大天狗装作没听到,只不过敲桌子的手稍微握紧了点。

妖狐明显感到气氛尴尬了起来,咳了咳打破沉默:“那既然各楼层结构图都知道了,不妨去亲自考察一下?”

“你怎么知道那信息不是假的。”判官冷冷地回了一句。

“我觉得那些信息没有造假的必要。”青坊主说,“他的目的只是让我们互相残杀,应该没有理由去节外生枝。”

众人觉得很有道理,没什么毛病。

“那我们分组分别去调查?”夜叉说着顺手搂住青坊主,“我要和这家伙在一起。”

最后讨论的结果如众人所愿。酒吞茨木二人留在一楼调查,阎魔,判官,青坊主和夜叉去三楼,鬼使黑白和妖狐,大天狗去四楼,一目连,荒川,般若三个去体育馆。

分散后,一目连与荒川,般若三人顺着楼梯走上二楼。“这墙壁...看上去好厚......”荒川敲了敲墙壁,随口感叹了一句。

“隔音应该很好吧。”顺路的阎魔接上一句。

走进体育馆。馆内那倒计时的数字已经变成了181,其他并没有什么与昨天不一样的。

“怎么感觉我们这组是最没意思的啊,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呢......”般若小声抱怨。

“仔细调查吧,万一有什么疏漏呢。”一目连柔声说,接着便走向角落开始搜查,没有看见荒川脸上那个淡淡的苦笑。

我爱了你三年,你却喜欢上了别人。

“那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“我去那边。”

除了一堆破烂的纸箱碎片和一堆破布,角落里什么也没有。一目连摇了摇头,走向下一个角落,也是一无所获......

半个小时过去了,三人除了一个积满灰的瘪乒乓球,什么发现也没有。

“啊...累死了......”般若直起腰长出一口气,“这里根本什么也没有嘛!我回房间洗个澡,一身的汗,难受死了。”说完便转身走出了体育馆。

一目连看看荒川,耸了耸肩:“别管他了吧,他一直这样。”

十分钟过去了

二十分钟。

半小时。

一目连皱了皱眉:“他一般不会这么迟啊。”

“说不定他先去集合了。去下面看看吧。”

“嗯。”一目连拉上荒川走出大门,脚步略比往常急促一点。

走到楼梯口,荒川感到一目连的手抖了一下,随机放下了,呆呆地立在那里不动了。

随即而来的是浓烈的血腥味。

荒川走到楼梯口前,看见了里面的场景,瞳孔猛地一缩,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一地的鲜血几乎流到了二人脚边,血泊正中心侧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般若。

一目连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在说着话:“去叫人来,快。”

荒川第一次看见一目连如此慌乱,马上跑去找人。一目连则走到般若跟前,蹲下,探了探般若鼻息,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,脖颈上那条深深的伤痕仍在渗着血。

“说吧,是谁干的。”一目连轻声问。他并没有试着给般若治疗,因为他知道,再努力都已经没有用了。

“一目,放心.......一切......都会好起来的......信我......”般若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一句嘶哑的话。

一目连没有再说话,只是紧紧握住那双沾满血污的手,直到它渐渐变得冰凉。眼泪也在那人生命线的尽头,滴下来了。

“啪嗒。”






死亡游戏—第二天
幸存者:12人

评论(10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