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柳大魔王w

主全职,阴阳师,魔道【虽然不会写魔道但很喜欢!
初三狗狂奔中考!断更那是因为我被逼急了就认真学习了!

【阴阳师】死亡游戏(3)上

来啦∠( ᐛ 」∠)_

中考倒计时ing...

强行荒目tag!

部分手法 @烟·作息直逼张新杰·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才第二天就死人了?”酒吞皱着眉,看着地上般若的尸体,“杀人那个是有多自私,这么想跑出去?”

“而且也还没有证实那个所谓的话是不是真的。”阎魔沉思着。

一目连终于从般若的尸体边站起身来:“人都已经死了,反正杀人者也跑不出去,先来交换一下情报吧。”

“体育馆什么也没有。”荒川乖巧接话(bu)。

“一楼那个休息室只有几张沙发和一些过期几个月的杂志,还有一个配13个玻璃杯的饮水机,每个杯子都贴着名字。”茨木说。

酒吞补充道:“都是我们这些人的名字,一人一个。”

“四楼放映厅里有一个大投影仪,还有十几个座位,正好坐得下我们这些人。”

“图书馆也有十几个座位,还有一堆书,都积着灰,最近几个月的新书也没有。”

“医务室...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医务室,有一些应急用药品什么的......”

“娱乐室很大,里面有很多项目,一时也说不清楚,到时候可以自己去看,空间应该正好容得下十三四个人而不会显得挤。”

大天狗沉思:“看上去......这幢建筑就像是专门为我们十三人而建造的一样......什么都正好适合十三个人......”

妖狐看着大天狗要冷场了,连忙接话:“嗯是啊......那现在来谈谈般若的事吧?”

听到般若的名字,一目连的目光黯淡了下来。

“总之先去调查一下现场。”阎魔说着,径直走向第上的般若,把他的头轻轻抬起,白皙的脖子上是一道深深的,已经凝固的狰狞伤口。

“死因......动脉破裂。”判官在他的记录册上写着。

“脸上这是......手指印?”酒吞发现般若的脸上有数道红痕。“应该是被人捂住过嘴。”阎魔道,“这杀人的方法真是...简单粗暴。”

“先捂住嘴巴令被害者无法喊叫求助,再一刀割破动脉。”鬼使白说,“不过...到底为什么般若要来这里,他应该只是调查在体育馆而已吧?楼梯间与体育馆可是在一条走廊两侧啊。”

大家脸上都浮现出思考的表情。

“那个...”荒川开口了,“调查半个小时什么也没发现的时候,般若说他要回房间洗个澡,然后就出去了......”

“洗澡?”大天狗皱眉,“怎么突然跑去洗澡了?”

“他很爱干净,调查很累,出了汗。”一目连状态差到了极点,没有心情再多说哪怕一个字。

夜叉无聊地把玩着小刀:“首先,凶器总可以确定了吧?”

“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。”妖狐看着夜叉手上的刀子。

“大家都把自己的刀拿出来吧,可能会有血迹残留。”阎魔说着,把自己的刀亮了出来。

桌上的十二把刀都很干净,明晃晃地反射着光线。

“那个...般若身上那把,要拿吗?”茨木问。

一目连走到般若身边在他身上搜寻,最终在腰带里找到了一把刀——刀锋沾满血污。

“这......”青坊主皱了皱眉,“自杀?”

“一般自杀不会把刀插回去吧?而且刀口是向上的。”一目连说着,把那把刀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那只可能是凶手把他的刀与般若那把互换了......”酒吞说道。

“般若被杀应该是在调查进行中的事,也就是说凶手应该是从调查中抽身过。”阎魔冷静推理,没有注意到青坊主的脸色略变了变。

“从这点上来看,首先可疑的就是一目连和荒川你们两个了。”阎魔看向一目连和荒川,“你们两个是与般若在同一个小组的吧,若是联手犯案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“喂,话不要说太过了!”荒川拍案而起,面露怒容,“你们根本不知道般若死后一目他有多伤心!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有什么权利指手画脚!”

“可是案件不能只考感性来判断。”阎魔冷道,“如果因为这个让真正的犯人逃掉的话,我在法学系这三年大概算是白读了。”

一目连没有做声,只是稍稍攒紧了放在桌下的手。

听到这里,鬼使白轻声说:“阎魔学姐,我觉得...一目连是不会杀般若的......”

阎魔叹了口气,垂下目光:“我也知道不可能啊......”

判官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咳咳...我们...还是来谈谈作案手法的问题吧。”

“如果不是一目连和荒川杀的人,那般若为什么会死在楼梯间呢?”夜叉不慌不忙地问。

“确实,按照线索来看,般若死前是回房间洗澡而非上下楼,去楼梯间干什么?”妖狐思索着。

“般若的头发是干的,说明他并没有去洗过澡......”茨木突然插话:“会不会是被引诱...或者是其他的因素诱导般若过去的?”

“引诱?”众人一愣。

“对...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说通了,为什么他会死在那里,为什么他没去洗澡...”荒川恍然。

“同时,般若的房间是离楼梯间最近的那一间,凶手能引诱到他而不惊动体育馆的一目连也能解释了。”阎魔说,“同时,楼梯间隔音很好,犯案时动静也不大......”

“好,接下来的活儿就是找出凶手了。”一目连眼中满是坚定。

评论(6)

热度(36)